财经时评: 世界经济:2018会交出比2017更亮的成绩单吗
来源: 上海证券报 日期:2018/1/4
        基于推动世界经济继续提速力量的增强,债务风险拐点继续下移之势的确立,看涨2018年世界经济的一致性认知状态也得以形成。
        当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交出大红成绩单时,看涨2018年世界经济的一致性认知状态也得以确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研究报告中预计,2018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7%,不仅高于2008年至2017年期间平均3.3%,也高于1980年至2017年期间平均3.4%的历史增速。世界银行作出了全球经济增长将升至2.9%的乐观预测,而世贸组织(WTO)的预测为2.8%。
        确实,推动世界经济继续提速的力量在增强。除了科技进步不断激发出全新的商业因子及消费信心逐渐趋强,从而催生出更为强健的经济内生性动能外,更为重要的是,无论全球财政状况还是债务状况以及国际贸易与投资状况,在2018年都将得到进一步改善,至少短期系统地消除了掣肘与危及经济增长的核心因子。
        财政重点部位风险的渐次弱化当不容置疑。据IMF推算,2018年全球财政赤字总额为2.55万亿美元,较上年下降0.13万亿美元,全球赤字率为3.03%,较上年回落0.36个百分点,接近3%国际警戒线。分层观察,在全球有统计数据的191个经济体中,2018年有158个经济体可能会有财政赤字,较上年减少3个。从结构层面看,2018年有82个经济体财政赤字率高于3%,同比减少10个,另有40个经济体的财政赤字率高于5%,同比减少9个。虽然2018年全球财政失衡还不会恢复到危机前水平,但总体延续了2017年的向好趋势,中、高风险的经济体数量持续减少,全球财政风险覆盖范围渐趋收窄。
        债务风险拐点继续下移的趋势也基本确立。IMF的预测显示,2018年全球负债率为82.40%,较2017年下降0.39个百分点。从分布结构看,高危风险源向中等风险源退化,极端风险明显转弱。在IMF统计的186个经济体中,2018年有30个负债率高于80%,有16个经济体逾越100%技术破产线,分别较上年减少3个和1个。据此,穆迪对2018年主权信用环境给出的预测是,在纳入评级范畴的137个主权国家和地区中,102个为稳定,占比74%;13个为正面,占比10%;两项合计占比超过80%。有22个主权国家和地区为负面,占比16%,低于一年前的35个及26%的占比幅度。
        尽管民粹主义与保护主义可能继续作祟,但难以压抑由经济强劲增长激发出的企业跨境贸易与投资热情。WTO预测,2018年全球贸易增速将达到3.2%,最高或升至4.4%。受财政与债务风险减弱及宏观经济指数正面力的牵引,全球并购交易将加速回暖,并购交易额有望达到3.2万亿美元,成为2001年以来的第三大年度并购交易额。
        在世界经济增长的同时,更多的不平衡与不协调现象也相伴而生。一方面,多国总体失业率虽然回到了危机前的水平,但劳动力市场疲软的格局并未改变,全球失业率依旧维持在5.8%左右;另一方面,通胀还没有达到预期,物价同比涨幅不足1%的国家达15个。另外,新兴市场经济体虽然总体上有望实现4.85%的增长,但分化态势却进一步加剧,印度经济增长可能大大弱于预期,巴西、俄罗斯和南非的经济增速都将低于2%。更为重要的是,政府财政、公共与私人部门负债以及金融市场都还存在着扰动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
        财政风险方面,美元指数中枢可能继续抬升,石油出口国财政状况势必继续恶化,加之以加息为主要内容的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反压,油价很难大幅跳升,沙特、委内瑞拉、巴西甚至俄罗斯的财政赤字率或将进一步提升。据IMF预测,在2018年全球GDP总量前一百的经济体中,财政赤字率排前十的国家依次为:利比亚、委内瑞拉、巴林、阿曼、黎巴嫩、巴西、沙特、肯尼亚、哥斯达黎加和玻利维亚。显然,财政风险正向石油出口国和拉美地区汇集,一旦酿成财政危机,不排除会产生严重的外溢冲击。
        尽管全球总体债务占比有所下降,但绝对规模增速不降反升。IMF预测,2018年全球债务规模将上升至69.53万亿美元,逼近70万亿大关,约等于3.4个美国2018年的经济总量,而且这一规模较上年大幅提升了3.89万亿美元。2018年全球债务规模的同比增速或为5.92%,加速扩张的债务规模正在形成长期的风险压力。此外,2018年发达经济体的负债率虽可能小幅下滑至104.16%,但仍将连续第8年高于100%技术破产线,同时新兴市场总体负债率较上年增加1.52个百分点,债务增速高于名义GDP增速。如果那些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不及预期,恐将加剧全球债务风险的敏感性。
        美欧货币政策回归常态无可厚非,也有利于抑制经济过热,但若节奏与力度把握失当,极有可能形成意想不到的扰动与冲击甚至金融风险。美联储年内至少加息三次,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及加拿大央行都将继续升息,而且美联储与欧央行已在“缩表”。美元利率升高若拉动美元升值过快,不仅会引致新兴市场资本快速外流,还将对高杠杆、资产负债表错配、汇率与美元挂钩的经济体产生巨大杀伤力。过往一年股市的高涨已令美国、印度、巴西等国的资产价格“高估”,货币政策收缩力度过大很可能刺破资本市场泡沫。随着特朗普政府放松金融监管政策的实质性落地,全球各大金融中心可能竞相以修复金融活力、推动经济复苏为旗号,打破危机期间艰难构建的宏观审慎监管体系,进而催生新一轮系统性风险。照IMF的预测,如果上述金融风险爆发,将对全球经济增长造成1.7个百分点的损失。

本网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核实,风险自负!